木子土心的愛情故事

                                                                                      青春透明如醇酒

                                                                                      可飲可盡可別離

我姓木,我叫木子土心。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的父親為什么要給我取這樣一個名字

十二歲那年,我進入當地一所初中。

據說這所初中的學生并不友好——我立馬領教到了。

一個平凡的下午,我正埋頭寫著作業。

在這所學校,學習好就是原罪,因為不良少年太多,好學生反而成了異類。

我以為我頭上的傷就是因為我好好學習而被校園一霸惦記,給我的賞賜。

后來才知道是因為我奇葩的名字。

可惡啊可惡,那個平凡的下午,我不僅掛了彩,而且還被狠狠嘲笑一番。

那群打我的小混混,還有領頭的校霸,在初中沒畢業就進入社會成了社會人。

多年之后碰到老同學,回憶起他們,老同學說:其實社會更復雜,他們有的進去了,有的下落不明,有的因為斗毆就那樣沒了。

而我,一直履行著我作為一個學生的基本義務,好好學習,在那個小混混橫行的時期,在那個一不小心就迷失墮落的時期,我一直保持著理智。

但我也有不理智的時候,當然是短暫的。

初中畢業,也許校園一霸傷我的事陰影太大,我跑去紋身店做了個紋身,把中國地圖紋在了胸前。

這件事除了我沒有誰知道。哦,不對,還有佳佳知道。

------------------------------------------------------------------------------

十七歲。

“打擾大家一下。”

我們正上著自習,忽然聽到一個響亮的聲音從講臺上傳來。

“我們是學校晴天文學社,耽誤大家一點時間,想問問有沒有想加入我們社團的……”

我抬頭一看:高高瘦瘦的身子,簡單清新的白裙子,烏黑筆直的長發,圓圓的文藝眼鏡,自信高傲的眼神,一樣一樣,深深折服了我。

“一望可相見,一步如重城。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木子土心。

“木子土心?哈哈哈!好奇怪的名字呀!”我把投稿交給晴天,一個負責人如是說。

我尷尬的笑了一笑。

“多好的名字呀!樹木的種子落到土地,成為了土地的心。”她笑著對著我說。

“很有詩意的名字呢!”

“我爸給我取的。”

“你爸真是一個溫柔的人。”

我下意識的笑了,她也笑了。

她真好看,眉眼彎彎,藏在圓圓的鏡框里面,就像玻璃櫥窗里面的鉆石一樣惹人歡喜。

她喜歡讀古詩詞,酷愛紅樓夢,還是文學社的社長。

成績優異,廣結人緣。通俗一點說就是優秀。

也是在認識她之后我才知道原來她還是我老鄉,跟我初中一個學校。

我初中兩耳不聞窗外事,不認識她也在情理之中。

因為是一個初中的老鄉,我很輕易地就打破了我倆之間的隔閡。

她是文藝女青年,恰好我也矯情,平時也愛寫寫詩讀讀書什么的,因此我倆聊的很投機。

我喜歡她很久了,可是我很理智,知道高中應該好好學習,不應該早戀,所以一直把她當做最好的朋友。

當然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我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

高二全校舉行的文藝晚會。

她擔任主持人,一襲長裙剛過腳間,還是瘦瘦高高的個子,還是烏黑筆直的長發,還是圓圓的眼鏡,燈光下格外耀眼。

她鎮定從容,清晰的吐字讓我懷疑她有播音基礎。

我與她對視良久,清晰的發現她的臉頰微微泛紅。那是最美好的瞬間。

我會洞簫,在她的鼓勵下參加了節目。

表演完畢她跑過來說:“好聽極了!”

當時的我天真又單純,我接著她的夸獎,說:

“要不要我教你吹簫啊?”

多年后我才意識到為什么她為什么會害羞的低下了頭。

我們就這樣度過了平淡但又豐富,樸實但又美好的高中時代。

高考啊高考。

在考完的那個晚上,我們同時收到了彼此的表白。

也在一個月后的一個晚上,一個房間里面,她看到了我胸口的中國地圖。

高考啊高考。

我們終究要分離,即使曾經交換了靈魂和肉體。我去了雞城,她去了鴨城,我們成了地地道道的異地戀。

和幾乎所有的異地戀一樣,我們出現過很多次吵架。

有時實在太忙,大學里面,并不像高中老師說的那樣輕松。

學生會,社團,班級活動,太多雜七雜八的事情。

可是每次我都會哄著她,說:“寶寶不要生氣了。”

她立馬會回我:“你繼續哄我。”

我以為我們會就這樣熬過大學四年,等我畢業了,在雞城找一份工作,定居,把她接過來一起生活。直到她的出現讓我的生活出現波瀾。

“木子土心,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我并沒有回她,因為我正和另一個女孩一起寫作業。

這個女孩是那么溫柔,羞澀,靦腆,楚楚可憐,與她形成鮮明對比。

說一件特別渣的事吧:我覺得我喜歡她。

“佳佳,你愛我嗎?”

我很久很久才回復她。

“你變了。你是不是背著我喜歡別人了!?”

居然被她猜出來,可是我說:

“你不相信我?隨便吧,隨便吧!”

于是我和她吵了起來。冷戰,僵持。我并沒有去哄她。

直到她說:

“分手吧。”

------------------------------------------------------------------------------

“你真的好渣!”

老同學喝了一口酒,聽完我與佳佳的故事,忍不住嗤之以鼻。

酒吧并不像之前那樣嘈雜。

在大學我愛上了音樂,拉著老同學到家鄉的酒吧擔任駐唱。

等人影稀疏之后,我對他說起了我的故事。

“你知道嗎?佳佳給我是初中的同班同學。”

“哦?”

“嗯。其實,”

老同學忽然臉色變得嚴肅。又倒了一杯b52,緩緩的說:

“其實初中的時候我就喜歡上了她。那時候她并不是現在這個樣子。她那時候很壯,很自卑。”

“我不敢跟她表白,只能默默的關注她。后來我發現她喜歡上別的班的一個男生,因為每次經過走廊她總是會在他的班級停留一會,她和我一樣,由于自卑不敢表白。”

“后來呢?”

“后來她拼命地減肥,學會了穿搭,化妝,也變得努力學習。考進了你一樣的高中。”

“你是說她從初中就喜歡我了?”

“是啊,后來你和她在一起了,你表白的那個晚上,她高興的摔壞了手機……”

我聽不下去了,我沖出酒吧,打通了她的手機。

響了幾秒鐘之后,她說:“我在你駐場的酒吧。”

我道歉,甚至想扇自己嘴巴,她拉住我的手,說:“你和她怎么樣了?”

我立馬拿出手機,當著她的面把女孩的聯系方式刪的干干凈凈,并差點跪下讓她原諒我。

她是多么愛我啊,她哭了,那個晚上我和她又在一起了。

那個晚上,女孩找不到我的聯系方式,只能在網易云跟我私信,說:“為什么刪我?”

我回復:“過去,怎能全忘記?人和人,一場游戲。別在夜里等我。”

------------------------------------------------------------------------------

多年之后,我和佳佳去了南國鵝城,在那里定居。

年輕的時候夢想總是好的,我沒能去雞城,理想有時候總是要屈服于現實。

我和佳佳談起那段往事,感慨萬千,她卻笑岑岑對我說:

“你還記得初中你被小混混打的事兒嗎?”

“……你怎么知道?”

“那些小混混的頭頭我認識,不瞞你說,當年他還追過我。”

“然后呢?”

“然后我就跟他說我我有喜歡的人了。”

“他非要逼著我說我喜歡誰,我就說了你的名字。”

“他說你居然喜歡那個奇葩,哈哈哈哈哈”

“……”

“然后我就被揍了……”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

我叫木子土心,我有很多故事。面對生活,我可能理智,也可能不太理智,但總的來說還算理智。

我要告誡各位的是,保持理智,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8N718Rhn5fBjichaahHJvW7nazPuBBGyZpYwQfKlGBmfHkDN05m9CRwYr4xicJ9RebiaEBMvDHBndyejsLGsCfsCg/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竞彩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