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文人來說,茶簡直就是一味神藥


導讀:對于普通人來說,茶最大的作用還是在于解渴,是一種飲品。但是到了文人那里,他們總會給茶賦予不一樣的意義。

民諺說:“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茶不僅是解渴治病的優良飲料,更是待客的傳統禮品。而在詩人那里,飲茶的內涵更擴大,已從實用的解渴、治病、待客功能,上升到欣賞、交游、娛樂、養性和藝術創作活動,簡直就是一味神藥。唐代詩人曹鄴,寫他品茶與做詩的體會說:“半夜招僧至,孤吟對月烹。碧沉霞腳碎,香泛乳花輕。六腑睡神去,數朝詩思清。”(《故人寄茶》)夜里詩友來了,月下烹茶吟詩。

看著碧綠的茶葉慢慢地沉到碗底,泛起一陣乳花和清香,喝到口里,精神一下煥發起來。好象被堵塞的水流立即疏通,詩思就如泉涌發,幾天都收不住。

偉大詩人杜甫曾寫他以茶引詩思的情景:“落日平臺上,春風啜茗時。石闌斜點筆,桐葉坐題詩。翡翠鳴衣桁,蜻蜓立釣絲。自逢今日興,來往亦無期。”(《重過何氏五首》之三)這是一首五言律詩,生動描繪了何氏主人招待好茶,激發詩人創作的圖景。

盧仝的一首七言歌行《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歷來膾炙人口,人們推崇它是茶詩的代表作。

其中的“七碗茶”,刻畫茶與詩思的神奇作用,非常透徹生動,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一碗喉吻潤,二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惟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

詩人們飲茶,從品其味道,進而玩其色澤,賞其形制,講究烹煮方法、火候、用水、用具,以至飲茶的特殊環境等,所以總要親自動手。

中唐詩人盧仝的名句是大家熟知的:“柴門反關無俗客,紗帽籠頭自煎吃。碧云引風吹不斷,白花浮光凝碗面。”(《走筆謝孟諫議寄新茶》)是自煎自吃自賞,自得其樂。白居易的“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塵。無由持一碗,寄與愛茶人。”(《山泉煎茶有懷》)卻是自己煎了好茶,沒有機會與愛茶的朋友共享,感到美中不足。   晚唐詩人皮日休與陸龜蒙,愛茶,頌茶,專門寫了十首唱和詩,分別歌詠了茶塢、茶人、茶筍、茶籝(籃)、茶舍、茶灶、茶焙、茶鼎、茶甌、煮茶等。

皮日休首唱一首,陸龜蒙就奉和一首。

他們熱情描寫茶鄉的風情、茶人的疾苦、茶具的形制、制茶和煮茶的方法等,成為詩壇一盛事,也留下一份珍貴的茶史文獻。

正所謂,書中自有顏如玉,詩中自然也有茶。

從以上的流傳下來的茶詩中,我們分明能感受到古人品茶論道,追求哲理、修身養性的生活情趣。

其實,古往今來的文人墨客對于茶的精彩描述不勝枚舉,閑來之時,可以一邊品茶一邊讀詩,更添品茗意境。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刪除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75WbhB4KKBW5c6icDjUjnkfuxTJqZ5b6z1HmV1AlG1HwvfmgP gk9OJNiaHjpKY6zmrrxxV1lAa2n7hnrqxM6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竞彩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