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礦山的青春》

《留在礦山的青春》

潘傳孝:詩六首

著名作家柯巖點評:

潘傳孝同志在煤炭戰線工作,接觸了無數可歌可泣的礦工英雄業績。他想展現他們,歌頌他們。我沒有讀過他以前的作品,我設想他可能寫過不少贊美礦工堅韌、熾熱、粗獷的美的句子,來歌唱他們的獻身精神。但只有當他產生了要為礦工塑像,并認為一般世俗常用的青銅、大理石……等造像材料都不足以表現他贊頌對象的美的這種感情的時候,他才會以此為契機,匠心獨運地出現了與眾不同的構思,寫下了這許多“不要”的詩句。這種以否定的手法達到肯定目的的寫法,也許并不陌生,但作者因感情的深沉與熾熱而產生的這許多“不要”的具體性卻使這首詩給人以新鮮與強烈的印象。作者獨特的表現給了讀者獨特的美的享受,因而它能在千百首同類題材的詩中跳了出來,給我們留下了印象。

 ——摘自柯巖文集第七卷文藝評論《為礦工塑像》

《吹向太陽的風》

 他走進礦井

一股雄性的風

跫音,擴展成力的凝重

遠古的煤塊

袒露出,神奇與恢宏

幾百米巖層

阻擋不了現代的陽光

這里不再是

原始般的蠕動

機械的嘯音

帶有野性的驍勇

他,一個全新的礦工

 修正著礦山舊有的概念

身影,是吹向太陽的風

《紅巖》雜志  1985年第3期

《礦工肖像No1》 浮雕彩繪     作者:廖磊、易鈴人        2019年

《礦井里,有顆妻子的心》

 你遞給我一盞燈

這是一個最奇特的吻

黑色世界

滲進光明

快樂的風

溢滿地層

轟鳴的機聲,柔和,動聽

苦澀的汗珠變得甜潤

我奮力地攉煤啊

渾身有使不完的勁

因為,礦井里

有顆妻子的心

《重慶日報》1983年10月13日

《礦工肖像No2》 浮雕彩繪    作者:廖磊、易鈴人       2019年

《出井》

大地裂開

一條黎明的地平線

升起了黑色的雕像

月亮佇足回眸

太陽送來燦然的笑

太陽,我,月亮

三點一線

在井下,天地是狹小的

思緒是開闊的

黝黑的背脊上

純凈,晶亮的汗滴

沉淀出青春的生命

凈化了偶爾的悒郁

當半個地球都在入睡

夜滲進了地底

在這個角落,因為我

一切都在失眠

時間對我的憎恨

像沉積的巖石

想強迫我闔上

生氣勃勃的眼睛

于是,我深切地感受到

這黑色,古老的感情,太沉重了

我要把它分解成碎片

獻給地上的親人

我站在,黑與白交界之間

藍色的風,潔白的云

拂去了沁滿煤香的疲憊

鮮紅的太陽

哦,還有我熬紅的眼睛

我們互相凝視

并列在祖國的早晨

《紅巖》雜志  1985年第3期

     

《礦工肖像No3》 浮雕彩繪  作者:廖磊、易鈴人    2019年

《煤》

我來自亙古的年代

我是強者,有不屈的生命

我原有綠色的青春

時常揚起不羈的大風

如果誰經過

我那漫長而可怕的歷程

將懂得何謂期待

將理解何謂逆境

今天,在血與汗的采掘下

我又自由呼吸

我執著,也許桀驁不馴

但我單純,真誠

我不擔心任何失去

獻身就是唯一的希冀

我呼喚時代的颶風

把我燒得更紅,更紅

化成灼人的火

向著理想的高處,飛旋,升騰

《無名文學》1981年第14期

《礦工肖像No4》 浮雕彩繪  作者:廖磊、易鈴人    2019年

《我的心中有陽光》

在缺少朝露,鮮花的礦井

我的心中自有一片陽光

在這地球的一角

我的笑聲比誰都要爽朗

我不遺憾我的位置

煤在腳下

散發出獨特,誘人的芳香

我不嘆息我的處境

煤在手中

引燃出神奇的太陽之光

在這充滿歷史感的斷層

我認識到了

自己的價值和力量

在這需要勇敢者的土地

我用血與汗

頌揚著一個熾熱的希望

《重慶日報》1984年3月6日

《礦工肖像No5》 浮雕彩繪  作者:廖磊、易鈴人    2019年

《為礦工塑像》

不要青銅

不要大理石

青銅太暗

難雕出獻身的光輝

大理石太脆

難刻下堅韌的意志

不要柏木

不要象牙

柏木淡雅

難描繪火熱的情感

象牙纖巧

難表達粗狂的風華

于是,我把目光

投向東方

啊,太陽

在祖國的地平線上

燃燒生命

迸發力量

《首屆全國煤礦文學烏金獎》

《礦工肖像No6》 浮雕彩繪  作者:廖磊、易鈴人    2019年

《記憶的碎片》

作者自述

1971年秋天,我背著一床薄薄的被子,坐上開往萬盛的火車,清涼的夜色,平添幾分寂寥。17歲孤身一人,開始走向生活,走向未知的社會。自此,幾百萬煤礦工人中,就有了我這個小小的身影。

魚田堡煤礦,那時叫直屬一井,我分在采煤二隊。說實在那樣繁重的工作,我干得十分吃力,一直到受傷離開二隊,都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的工友兄弟們的關照下,才熬過來的。

離開采煤隊后,工作崗位的變動就有些精彩了。先后干過鍋爐工,澡堂管理,食堂炊事員,割煤機司機,統計員,雜志編輯等工作,到1985年冬天離開,一晃眼十四年過去了,真正是把青春,人生最好的時光留給了礦山。

有付出才有收獲,煤礦這個艱苦異常的環境里,也觸發了我內心的情感。礦工一個大寫的人,在地層深處,其生命價值得到了充分的證明和升華,我要用手中的筆為煤礦人做點什么,哪怕僅是一些只言片語,也是一種刻骨銘心,經久難忘的地心記憶。

撿拾那段時間的文字,前前后后在礦區文化館《礦苗》南桐礦務局《礦工報》《太陽》山西《紅與黑》遼寧《五月》重慶文化宮《工人作品選》《火花》《四川工人報》《重慶廣播電臺》《重慶晚報》《重慶日報》《星星》《紅巖》以及河北,青海,新疆等地報刊發表了100多首詩歌。其中,《為礦工塑像》獲得首屆全國煤礦文學烏金獎。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nib5pHicm2wkvADftqHf7enUeoYx4YrMCI3rNUTEgn3g58YUGSvGmiaibBRtPv999eVkY8eAU9HzPuicbSq2HHmakia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竞彩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