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建房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探析

點擊藍字關注我們

律師咨詢微信同號:18538356810

      近年來,隨著農村城鎮化步伐加快,農村居民對居住環境愈發重視,越來越多的新房在農村不斷被建起。然而,由于我國一些管理部門疏于管理,農村建房秩序不夠規范;再加上農村施工隊伍參差不齊、安全意識薄弱,造成因農村建房引起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屢見不鮮。由于缺乏明確具體的法律規定,導致法院對此類案件的處理也各不相同,特別是房主和施工者之間的法律關系、施工者受傷責任如何承擔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法院的審判。審判實踐中,不同的法律關系對應著不同的裁判規則,若法律關系界定不統一,則會出現同案不同判的現象,有損法律的權威。本文主要從分析房主和施工者之間的法律關系角度出發,通過分析建房過程中的房主和施工者之間的具體法律關系,確定各自的責任承擔方式,以期對審判實務提供參考。  一、農村建房法律關系的確定  實踐中,因房主的不同,選擇建房的方式會有一定的差別;從筆者接觸的案件看,農村主要有以下四類建房方式:  (1)房主將建房工程以包工包料的方式發包給一人或一個施工隊;  (2)房主將建房工程以包清工(即包工不包料)的方式發包給一人或一個施工隊;  (3)房主將建房工程分成若干部分分別發包給不同的人或施工隊,如將木工、泥工等分別發包給不同的個人或者施工隊。  (4)房主自己主導建房,聯系他人按照出工天數計算報酬。  對于上述不同建房方式對應何種法律關系在實踐中有不同的觀點,其中第(4)類建房方式中的房主與施工者構成雇傭關系沒有爭議,但對于第(1)、(2)、(3)類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何種法律關系實踐中爭議較大。如有的觀點認為構成“雇傭關系”、有的觀點認為構成“加工承攬合同關系”、有的觀點認為構成“建設工程合同關系”,自新《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于2011年4 月1日起開始施行后,又有一種新的觀點,即“農村建房施工合同關系”。  若要弄清楚房主和施工者之間的法律關系,筆者認為首先要弄清楚“雇傭”、“加工承攬合同”、“建設工程合同”和“農村建房施工合同”四個概念。  關于“雇傭”、“加工承攬合同”和“建設工程合同”的定義,《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分別給出了具體的闡述,其中《合同法》第二百五十一條:“承攬合同是承攬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給付報酬的合同。承攬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復制、測試、檢驗等工作”;第二百六十九條:“建設工程合同是承包人進行工程建設,發包人支付價款的合同。建設工程合同包括工程勘察、設計、施工合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第二款“前款所稱“從事雇傭活動”,是指從事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其他勞務活動。雇員的行為超出授權范圍,但其表現形式是履行職務或者與履行職務有內在聯系的,應當認定為“從事雇傭活動”。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中對“農村建房施工合同”給出了定義:“農村建房戶與施工方為建設房屋而簽訂的明確雙方權利義務的協議”,從《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中“建設工程合同”與“農村建房施工合同”的排列可以看出,“農村建房施工合同”屬于“建設工程合同”的一種,也就是“農村建房施工合同”的相關法律規定同樣適用于“建設工程合同”。    通過比較“雇傭”、“加工承攬合同”、“建設工程合同”和“農村建房施工合同”的概念,可以從以下三方面來區分“雇傭”和“加工承攬合同”:一是標的不同,雇傭主要在于雇員應當在雇主授權或者指示范圍內提供勞務,側重的是勞務,而承攬合同中承攬人僅需要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即可,側重的是工作成果;二是計算報酬的方式不同,雇傭按照實際出工的數量計算報酬,加工承攬是以整個工程為標的,不以出工數量計算報酬;三是責任承擔方式不同,雇傭關系中若雇員自身遭受人身傷害或者造成第三人傷害,雇主均應當承擔責任,但加工承攬合同關系中,在承攬人自身受到傷害的或者造成第三人傷害的,定作人均不需要承擔責任,只是當定作人對定作、指示或者選任有過失的,才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從《合同法》關于建設工程合同和加工承攬合同的規定來看,兩者相同點較多,不同點在于:一是兩者的標的不同,加工承攬合同的標的是動產或者為可拆卸物,建設工程合同以不動產為標的;二是對資質要求不同,建設工程合同對資質要求非常嚴格,對承包方要求具有一定資質才能承包工程,而加工承攬合同對資質并沒有提出具體的要求;三是承擔違約責任方式不同,加工承攬合同在定作人未支付報酬時,承攬人對完成的工作成果享有留置權,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中在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時,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  那么對于農村建房的前述四類方式中,各類建房方式中的房主和施工者對應何種法律關系?介于第三類與第一類、第二類建房方式有重合部分,第四類建房方式實踐中沒有較大爭議,本文主要針對第一類和第二類建房方式中的房主和施工者的法律關系進行探討。  對于第一類和第二類方式,實踐中法院在處理包工包料和包清工是否是同一法律關系沒有具體區分,但對于如何處理卻有以下五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加工承攬合同關系。理由為,農村建房是施工者按房主的各種具體要求完成建房工作,向房主交付建房成果,并由房主支付一定報酬的行為,其各項特征均符合加工承攬合同的特征,該種意見在實踐中認同度最高。  第二種意見,認為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雇傭關系,該種意見現在基本已不被認同。  第三種意見,認為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理由為,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在《中國民事審判前沿》中的傾向性觀點提到:“《建筑法》第83條規定的農民自建是從建設主體即權利主體而言的,不論是農民自己施工,還是將工程承包給個體工匠或建筑企業建設,都屬于農民自建。農民將工程承包給個體工匠施工,其建筑行為受《農村和集鎮規劃建設管理條例》調整,而農民將自建住宅承包給建筑施工企業施工,建筑施工企業的建筑活動應當受到《建筑法》調整,農民與個體工匠或建筑施工企業訂立的建筑施工合同都是建筑施工合同”的觀點已經確認農村建房房主與施工者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  第四種意見,認為在所建房屋為兩層以下(含兩層)時,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加工承攬合同關系;在所建房屋為兩層以上時,建房者與施工者之間構成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理由為,從《建筑法》第83條第3款:“搶險救災及其他臨時性房屋建筑和農民自建低層住宅的建筑活動,不適用本法”、建設部于2004年頒布實施的《關于加強村鎮建設工程質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見》中提出“對于村莊建設規劃范圍內的農民自建兩層(含兩層)以下的住宅(以下簡稱農民自建低層住宅)的建設活動,縣級建設行政主管部門的管理以為農民提供技術服務和指導作為主要工作方式及國務院1993年頒布實施的《村莊和集鎮規劃建設管理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在村莊、集鎮規劃區內,凡建筑跨度、跨徑或者高度超出規定范圍的鄉(鎮)村企業、鄉(鎮)村公共設施和工藝實業的建筑工程,以及2層(含2層)以上的住宅,必須由取得相應的設計資質證書的單位進行設計,或者選用通用設計、標準設計”的規定可以看出農村建造兩層以下的房屋以“為農民提供技術服務和指導作為主要工作方式”處理,并不需要資質,因此適用加工承攬合同關系,農村建造兩層以上的房屋要求資質,因此適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  第五種意見,認為根據新《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中關于農村建房施工合同的規定,農村建房中的施工者與房主的法律關系一律為農村建房施工合同關系。  筆者認為,要確定上述兩類建房方式中房主和施工者之間對應的法律關系,首先應確定房主和施工者之間是如何約定及施工者是如何取得收益。  農村建房常有的施工者主要有兩種:一種是一人承包,自己有施工設備、工具及施工隊伍,以個人承包的方式將整個房屋建房工程承包下來后,然后召集其他人來參與建房;另一種是施工隊承包,包括臨時組成的成員組成的施工隊和固定成員組成的施工隊,該施工隊中沒有固定的工頭,只是該群體中聯系到建房的工作時的成員,臨時成為組織者,對于組織者,有時會多些聯系的費用,但各個個體之間的工資均按照統一的標準計算。  對于個人承包,在以包清工的方式中為房主建房時,獲得承建房屋的個人,以個人承包的方式將整個房屋人工部分的勞務承包下來,然后召集其他人來參與建房,雙方口頭約定工錢,如約定按平方算工錢或者按天數算工錢,該承包人通過賺取勞務差價獲得收益;在以包工包料的方式為房主建房時,獲得承建房屋的個人提供建房所需的一切材料及建房設備、工具,并召集其他人員建房,其不再僅僅是通過勞務費的差價賺取收益,而是通過整個建房的工程賺取收益。  對于施工隊承包,在以包清工的方式中為房主建房時,獲得的報酬有的是師傅按師傅級別的拿工錢,小工按小工級別的拿工錢,有的是不管是小工還是師傅均按統一的標準拿工錢;總體而言,該施工隊的每個人均是一種簡單的勞務合作,相互之間不存在誰為誰做事,每個人均是按照其實際提供的勞務賺取報酬;在以包工包料的方式中為房主建房時,所組建的施工隊的成員一般較為固定,成員之間分工更為具體,甚至存在共同墊資建房的情況,這種施工隊存在收益與風險均共同承擔的情形。   從上述分析來看,筆者認為當房主以包清工的方式發包給施工者時,以勞務合同(也就是前文提到的“雇傭”)來對待;當房主以包工包料的方式發包給施工者時,以農村建房施工合同來對待。具體而言:  當施工者以包清工的方式為房主建房時,施工者僅需要按照房主的要求提供勞務,并不需要對建房的質量負責,也就是此種情況僅針對勞務行為本身,并沒有涉及到勞務行為結果,施工者僅需按照房主的要求提供勞務即可,并且施工者取得的報酬也是按照約定提供的勞務計算。按照2011年3月出版的《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中關于“勞務合同糾紛”案由的規定內容來看,勞務合同有廣義和狹義之分,作為民事案由的一種,勞務合同就是狹義的勞務合同,即雇傭合同;此處勞務合同的定義為:“雙方當事人約定,在確定或者不確定期間內,一方向他方提供勞務,他方給付報酬的合同”。從上述《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對勞務合同的闡述來看,勞務合同即是一種以勞務來計算報酬的合同;比照以包清工的方式建造農村建房中的房主和施工者之間的約定及報酬取得方式,兩者完全吻合。因此應當認定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勞務合同關系。   當施工者以包工包料的方式為房主建房時,施工者相當于不僅提供了勞務,而且還提供了建房所需要的材料、建房工具及施工人員,也就是房主只需要支付施工者建房款,施工者提供房主所要求的房屋即可;此時,房主對施工者所要求的不再是施工者的勞務,而是其所需要的房屋,同時施工者不僅要提供房主所要求的房屋,而且施工者還要對房屋的質量負責。粗看起來,該過程比較符合加工承攬合同關系,但房屋為不動產,這與加工承攬合同的標的為動產或可拆卸物不符;另外,新《民事案件案由規定》中已經列明了農村建房施工合同案由;因此,當施工者以包工包料的方式為房主建房時,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農村建房施工合同關系更符合實際。  但確定房主與施工者之間構成農村建房施工合同并不意味著建房過程中所有的都要比照建設工程合同的相關法律規定來處理;從農村建房的普遍情況、農村建房的特殊性及國務院頒布的《村莊和集鎮規劃建設管理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及建設部于2004年頒布實施的《關于加強村鎮建設工程質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見》中的相關規定可以看出,國家在對待農村自建兩層以下的住宅的建設活動以指導為主,資質并不是強制性要求,因此在農村建房為兩層及兩層以下時,對建房資質應持寬松的態度;當所建房屋為兩層以上時,應比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中關于建設工程合同的規定處理。   二、房主與施工者的責任承擔   在確定各方的法律關系后,各方的責任承擔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但是在實踐中,不管是確定為勞務合同關系、加工承攬合同關系、還是確定為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亦或農村建房施工合同關系,對于各種法律關系中房主承擔責任的方式仍然有兩種不同的意見:第一種意見認為房主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責任,第二種意見認為應當以房主有無過錯以及過錯大小承擔責任。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也就是不管房主是以包工包料還是以包清工的方式讓施工者建房,房主若沒有過錯的,不承擔責任;房主有過錯的,按照房主過錯的大小承擔責任。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主要有以下兩點理由:  1、按過錯承擔責任有法律依據,從《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二章責任構成和責任方式的內容來看,侵權案件中,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方式存在以下五種情形中,一是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二是教唆、幫助他人實施侵權行為;三是二人以上實施危及他人人身、財產安全的行為,其中一人或者數人的行為造成他人損害,不能確定具體侵權人;四是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每個人的侵權行為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的;五是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  從上述五種情形來看,承擔連帶責任的情形主要有共同侵權、侵權中存在主從關系、分別侵權但不能確定具體侵權人或每個侵權人均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及法律規定。比照本文涉及的房主與施工者,本文中涉及的房主存在過錯的情形一般有兩種,一種是選任不符合建房條件的施工者,即無資質施工者;二是房主未提供安全生產條件。從房主有過錯的情形來看,這兩種過錯均是一種過失,對施工者造成損害也是一種間接的行為,因此房主與施工者不會存在共同的意思聯絡,也就是不會存在共同侵權的情形,也不存在教唆、幫助雇主實施侵權行為;房主的過錯情形很具體,因此,在施工者受傷時不存在不能確定具體侵權人;因房主的過錯是一種意識上的過失,因此不存在直接作用于施工者的侵權行為,故僅憑其過失行為不會造成施工者全部損害;從上述分析來看,房主并不存在上述列明的四種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方式的情形之一。  實踐中,將房主和施工者列為連帶責任人承擔連帶責任主要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一條第二款:“雇員在從事雇傭活動中因安全生產事故遭受人身損害,發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接受發包或者分包業務的雇主沒有相應資質或者安全生產條件的,應當與雇主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的規定,但該規定的出臺側重于建筑企業,一方面是用于懲罰建筑企業的發包人及分包人違規發包和分包,保障建筑企業建房的規范運行;另一方面是為了使得受傷的雇員能夠得到充足的賠償保障。同時,該《解釋》并不屬于《侵權責任法》第五種”法律規定中的“法律”之列,并且農村建房的房主是否包含在《解釋》中的“發包人”仍值得商榷。因此,本文所探討的房主與施工者責任承擔問題應參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和第十二條的規定處理,即“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2、房主以過錯來確定承擔責任有利于節省司法資源,避免重復處理帶來新的問題。房主以過錯來確定承擔責任的優勢在于有利于因人身損害引起的糾紛一次性了結,不會存在二次爭議,可以節省有限的司法資源,如農村建設合同施工合同糾紛及勞務合同糾紛中,在確房主及施工者的責任后,各方只需按照各自應承擔的份額承擔賠償責任,不存在出現房主、雇主多承擔責任或者房主多扣留施工者的建房款導致房主或雇主因各自承擔的數額問題再次起訴。總的來講,若以連帶責任處理容易造成:(1)房主或施工者在承擔連帶責任后,施工者或房主還需再一次與另一方協商承擔責任的數額,若協商不成,仍舊要向法院提起訴訟,會引起新的訴訟;(2)有的房主建房已花費了大半輩子的積蓄、甚至還有部分房主本身是借債建房,賠償能力也有限,若承擔連帶責任,會引起新的矛盾產生;(3)在房主承擔連帶責任的情況下,房主與施工者結算建房款時會單方從建房款中扣除賠償款,可能會損害了施工者的利益。  三、對策及建議  在農村,從事建房工作的大部分都是在家務農的農民,這些建房者中,會建房的僅是少數懂得技術的泥瓦工、木工這類,并且大部分均是通過師傅帶徒弟而來的,沒有經過正規的培訓,甚至還有部分施工者從未有過建房經驗就參與建房,這些建房群體安全意識不強;再加上負責城鄉規劃建設及管理的部門對農村建房監管不力,任其發展,因此容易產生安全生產事故。為此,筆者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一)、規范農村建房市場。1、建立完整的農村建房流程,包括宅基地的審批、建房的報批和建房的備案,這樣不僅可以讓相關管理部門了解本鄉鎮新建房屋的動態,而且更有利于管理;2、對從事農村建房人員設立準入制度,如對于農村從事建房的人員要向鄉鎮政府相關部門提出申請,并經過培訓才能取得從業資格;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可以建立鄉鎮建筑公司,專門從事農村建房工作,這樣不僅可以解決農村打游擊式的建房,而且可以使得農村建房的施工隊伍得到質量保證,特別是可以解決農村兩層以上包工包料的建房資質問題及賠償能力問題。   (二)、明確農村建房各類糾紛的法律關系及承擔責任的方式。審判實踐中,對農村建房的法律關系沒有統一,造成同案不同判時有發生,對法律的權威性造成了一定的影響,通過統一裁判標準,不僅讓當事人明明白白打官司,而且樹立了法律的權威。   (三)、加強農村建房監督,將農村建房置于可控的范圍之內。在規范農村建房市場后,農村的建房市場應當有一個長期有效的監督機制才能使得農村建房的秩序長久的保持下來,通過事前、事中的監督,不僅可以將農村建房置于可控的范圍之內,而且可以使得農村建房市場健康有序的發展。  (四)、推行保險制度。對于農村老百姓來說,農村建房是其花了畢生大部分積蓄甚至是借錢建房,因此,賠償能力有限;當建房過程中發生人身損害賠償事故時,房主往往承受不起,很多因此造成房主不僅房屋沒有建成,而且又增添了外債。另外,農村建房中的施工者年齡往往比較大,發生事故的可能性較大,在這個群體中甚至部分還是家庭的主要勞動力;若受傷,不僅會造成了房主的損失,而且還降低了施工者自己家庭的生活水平、甚至生活困難,因此,有必要在農村推行農村建房保險制度。具體可以在房主申報建房時要求房主購買相關建房險種,在農村建房人員獲得從業資格及年檢時要求其提交購買相關人身傷害保險的材料。對于保險部分,國家可以出臺相關的政策予以支持。

律師咨詢微信同號:18538356810

關于律師更多信息請關注公眾號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oCR6ibgVoJSxVQ0UCoctkMGXlKNHfic5MDY1hZG10D2rc0NQF3XxfEsqGgzicMicPGjyYGx5Bv9p4gAJoDaIoGQicP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相關推薦
精選文章
?
分享
評論
首頁
竞彩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