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劍俠.留影(四)

4

沉寂,沉寂,沉寂的恐懼在空中漫延。

真正的戰場遠沒有書中說得那么熱血,無論是我軍還是敵軍每一個人都是顫抖著沖鋒,脖頸對上鋒利的刃,然后鮮血飛濺,人頭落地。

這場戰爭打得遠比李子期想象久,他隨著軍隊從楓華谷到洛陽再到長安防守最后將要收回失陷的天策府。

兩年時間,死亡對于李子期已經麻木,他殺了數不清的人,看得太多生命逝去,從揚州帶他來的隊長早在楓華谷的戰役里就死了,他舉刀大喊著沖鋒的時候,一直重弩箭從側邊貫穿了他的頭顱。李子期頂替了他的位置,成為了百人長。

李子期在軍隊中認識了一個朋友,他們曾在揚州的酒館前有過一面之緣,那人是藏劍山莊的弟子,腰間掛著一塊青色的玉佩,他叫葉笑言,用劍很快。

 

 

藏劍山莊總共只來了二十個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葉笑言擁有遠超他人的適應能力,只有他在這場戰爭活了下來,成為在此奮戰的唯一一位藏劍山莊弟子。

葉笑言總在看那個天策府的戰士,每當他們休息的時候,男人會解開胸口的戰甲,他用手指摩挲那個暗黃色的墜子,眼神溫柔。

戰爭持續的時間久得嚇人,在這漫長的艱難時間里每一個人都需要一個在深夜可以飲酒抒情的朋友。葉笑言和天策戰士成為了朋友,他知道了他的名字,李子期,他要在戰爭結束回去揚州娶一個叫做辭梓琬的女人,她的家住在楊州城的東側,背靠城墻。

 

 

葉笑言聽李子期講過等到他們收回天策府的時候,這場戰爭就要結束了。只不過很多人一輩子都活在了這場戰爭中,憑著后人僅留著的記憶。

 

葉笑言把迎面斬來的刀擋下,他另一只手握住背在身后的重劍,兩手同時用力,他借力把輕劍收入背后的劍匣。葉笑言瞬間變成了雙手持劍,他揮舞,巨大的力量直接將他面前的敵人揮斬出去。

葉笑言持劍四顧,他剛剛還聽見李子期的咆哮,現在卻連他人影都看不到了。

身后傳來破風的聲音,葉笑言回過身,持劍擋在身前,那個人不知道什么時候潛伏下來,找了機會來打偷襲。

那人手上持著的是奇異的彎刀,刀身奇窄,鐵制的刀身竟然在陽光下不泛寒光。

想象中的武器碰撞沒有出現,男人的刀在碰到葉笑言的劍一瞬間下滑,他的刀還在加快,在空中折回來,繞過葉笑言的劍,斬向他的胸膛。

葉笑言知道自己躲不開這一刀了,他的大部分力量還含在劍中準備迎接刀劍的對撞。葉笑言一咬牙,他伸出小臂格擋住斬來的彎刀,那彎刀中的力量大得驚人,竟然斬斷了小臂的骨頭,彎刀中的力量雖然減弱但是還在向前揮斬,葉笑言舍棄了自己的手臂必然不會坐以待斃,他手中的劍已經橫過來,斬下男人的頭顱,飛濺的鮮血混在一起,撒在空中。

 

葉笑言握著流血的手臂走在滿是尸體的戰場上,他在找李子期。

熟悉的盔甲映入眼睛,映著血的胸膛在起伏,男人受了重傷,但是還沒死。

葉笑言快走幾步,過量的失血讓他的頭有點發暈,不知道什么東西絆住了他的腳,他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滾倒在李子期身前。

劇烈的疼痛從腳部傳來,他的腿不知道砸在哪塊石頭上,葉笑言拼命挺起身,他抬頭,對上了李子期那雙虛弱的眼睛。

江湖.劍俠.留影第一節

江湖.劍俠.留影第二節

江湖.劍俠.留影第三節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M4BMaiaVribJcaVd4FibALLI4OjgnDm4A0IIiapl9qBrEw8Wasd04PRtugMD0uGKD2ZA26kibXvERQUpUPpKhiaryDPA/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竞彩网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