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妖奇緣的故事

閱讀本文前,請您先點擊上面的藍色字體“淡然相隨”,再點擊“關注”,這樣您就可以繼續免費收到文章了。每天都有分享。完全是免費訂閱,請放心關注

在江南的青山翠谷間,有一寺廟,名喚白云寺,寺中約有二十余名出家弟子,其中有一個少年和尚,名叫凈空,極富悲憫之心。

一日,凈空在山間砍柴,忽聽到有人呼救,他舉觀看,只見一只野狼正在攻擊一個七八歲的孩童。凈空也顧不得驚慌,舉起一塊石頭砸向野狼,那野狼哀嚎一聲,落荒而逃。

凈空救下孩童,一番詢問后,方才得知,這孩子名叫玉兒,是山中獵戶的子弟,今日獨自出行,竟遭遇野狼襲擊,多虧凈空出手相助。這二人年齡相仿,志趣相投,暢聊許久,才依依惜別。

此后數月,玉兒常來白云寺前游蕩,幫助凈空清掃寺院,灌水澆田,如此一來,兩人越發親密。

這一日,凈空回到寺廟后,覺得困頓不堪,用罷齋飯后,便倒臥榻上,沉沉睡去。剛睡下不久,忽聞聽窗外異動,睜眼一看,卻見一個披頭散發的妖魔已飄然入室。凈空大驚,正欲坐起,那妖魔陰笑數聲道:“數月前,你壞了我的大事,今日定要取你這禿驢的性命!”說罷,張開血盆大口,揮舞利爪,向凈空撲了過來!

凈空驚叫一聲,滾落在地,方才醒來,竟是噩夢一場!一摸額頭,滿是冷汗。他定了定心神,爬將起來,剛一抬頭,眼前的一幕竟將他嚇得魂飛天外!只見地上印有一灘血跡,血跡旁有一塊奇形玉配和一張殘碎信紙,紙上寫有數行小字:凈空哥哥,此地有妖靈作祟,禍害良民無數,你可速去玄云谷,拜請圣宇郎君前來助陣,此玉配是我隨身信物,可作憑證,玉兒。

凈空一見,心亂如麻,暗忖:方才究竟發生了什么?這信紙和玉配難道真是玉兒所留?圣宇郎君又是何方神圣?

他左思右想,難以入眠。

次日一早,他便帶上書信和玉佩,往玄云谷而去。

可是,他苦尋了一日,并無所獲,天色卻越發陰沉下來。

他正往前走,驀然,夜色深處閃現出二點熒熒綠光,即而變成四個、六個、八個、十個……綠光在成倍增長,且越發鮮亮!凈空大駭道:“是,是狼!狼群啊,我死定了!”他撒腿狂奔起來,群狼一擁而上!

正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個白衣男子躍入陣中,他不過二十來歲的年紀,長得豐神如玉。他快步來至凈空面前,朗聲笑道:小和尚你好大的膽啊!

凈空此時已方寸大亂,見那白衣男子極為面善,不禁失聲叫道:“哥哥救我!”

正在此時,狼群中突發異動,但見眾狼紛紛散開,讓出了一條通道,有一只極為高大的黑狼緩步來至近前,眼中泛出凜人的寒光!

白衣男子護住凈空,自己只身上前,與群狼纏斗起來。一旁的凈空高呼:哥哥小心啊!那只個頭最大的是狼首領!話音剛落,白衣男子已縱身而起,整個身子騎坐在狼首領之上。說時遲,那時快,只見他手起劍落,“撲撲”兩聲,已挑瞎了狼的雙眼。那畜生痛極,將頭狂甩不已。白衣男子又一彈跳,從其背上躍至一棵大樹之上,任由那怪物癲狂。它甩動的腦袋似有千均之力,竟將周圍的樹枝撞得七倒八歪。不消半刻功夫,似已精疲力竭,軟軟地癱倒在地。白衣男子見時機已到,“嗖!”的一聲,縱身下樹,揮舞長劍猛扎其要害之處,那怪物只掙扎了幾下,便不再動彈了。凈空眼見他屠狼經過,干凈利落,心中驚嘆不已,暗念阿彌陀佛。此刻,群狼已是一片大亂,四下潰逃。

白子男子殺退群狼后,來至凈空面前,正色道:“小和尚,你好大膽,為何深夜至此?”

凈空也不敢隱瞞,把過往的經歷述說一番。白衣男子聽罷,皺起了眉頭,他從凈空手中取過信件和玉佩,仔仔端詳起來。

看罷多時,他嘆氣道:“這小妖果然有情有義啊!”

凈空聞言,十分驚詫。

白衣男子告訴他,自己便是圣宇郎君,是修煉千年的散仙,玉兒則是此地的精靈。數年前,圣宇郎君偶逢玉兒,只當他是害人的妖孽,一番打斗后,將其拿住,本想除掉他,卻禁不住玉兒苦苦哀求,終于動了惻隱之心,允許他回歸山林繼續修煉,不得禍害蒼生,玉兒自是千恩萬謝。

數月前,不知從何處來了一只妖魔,殘害無辜平民。玉兒見不得此妖放肆,便與他打斗了一番,恰在僵持間,凈空趕來,投石擊傷了妖魔。

“你所說的妖魔,難道是那餓狼?”凈空問道。

圣宇郎君笑道:“不錯!那妖精也有近千年道行,卻經不起你這一擊,你可知是何因由嗎?”

凈空茫然地搖了搖頭。

圣宇郎君道:“只因你是轉世靈童,修為遠高于他,他雖懷恨在心,卻無計可施,昨夜,他潛入你的夢境,婪圖加害于你,卻被玉兒攪了。

聽到這兒,凈空驚詫不已,他萬萬沒想到,玉兒的身世竟如此不俗。

圣宇郎君道:”玉兒同那妖魔在你夢中搏殺后,負傷而逃,他料想此妖定會再來找滋擾,便以這信件和玉配為憑,讓你來尋我相助。也是天意使然,我倆竟在此地相遇,方才,我擊殺的巨狼,正是那妖魔,現今,他也無法害人了!“

凈空長長地吁了口氣,問道:”那么玉兒現在何處?他的傷……“

圣宇郎君屈指一算,笑道:”玉兒的傷,已無大礙,他日有緣,定能再度相聚,你大道未成,還需潛心修煉,切勿貪戀紅塵,小仙這就告辭了!“說罷,身形疾縱,轉瞬隱沒不見。

凈空回到寺廟后,心無旁騖,繼續參禪苦修。

幾日后,他又做得一夢,看到玉兒來至寺院,拉著他的手往外跑。凈空不解,問道:”玉兒,你這是要帶我去何處?“玉兒調皮地說道:”過會你自然就知道了。“言罷,越發腳下生風,凈空只覺得這七八歲的娃兒竟有魔力似的,隨著他地牽引,腳步越來越輕盈,雙腳如騰云駕霧般,只聽得耳邊呼呼風聲劃過。二人跑了一柱香的時辰,已雙雙行至江邊。玉兒放慢了腳步說道:”哥哥,我的家到了!“凈空放眼望去,茫茫無盡的江面之上籠罩著白色薄霧,江邊盡無人煙,連船支也不見一個,何來人家。凈空癡癡地望著玉兒,茫然問道:”玉兒,莫不是你記錯了地方,這江面之上哪里來的房子啊?“玉兒咧嘴笑著說道:”哥哥莫要心急,我家爺爺這就來接我啦,你看那不是嗎?“凈空順著玉兒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見遠遠的江面之上隱隱可見一個黑色的圓點,似從江心升起。漸漸的,黑點越來越大,向岸邊急馳而來。

待到近前,凈空方才看清,原是一位長須老者踏浪而來。那老者身著黑色衣衫,一頭銀發,長髯垂至胸前,雙目炯然有神,真是一派道骨仙風!此情此景,直看的凈空驚詫不已,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那老者走至兩人面前,微微笑著說道:”你這頑皮的娃兒,該回家了吧!“玉兒上前拉著老者的手來搖擺,撒嬌似的說道:”我才出來沒多久,讓我再玩幾日吧?“老者輕輕撫摸玉兒的頭,悠悠地說道:”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你即然已了這番塵緣,也該隨我回去了。“玉兒聞言神色黯然,老者正色道:”想你也是修行多年,難道還這般貪戀塵世?“玉兒聞言,恭恭敬敬地拜在老者面前說道:”爺爺,孩兒這就隨你回去復命。“老者釋然長笑,扶起玉兒走至凈空身邊,深施一禮!

凈空方才見老者踏浪而來,已知他不是凡人,此時見老者如此謙恭,更使了凈空惶恐不已,連忙回禮道:”阿彌陀佛,這位仙長折煞小僧了!不知仙長如何稱呼?“那位黑衣老者回道:”小師父莫要慌張,實言相告,我祖孫二人實為在此江中修煉的精靈。化身人形與你相會,是為答謝你前日的救命之恩啊。而今,玉兒已度過天劫,特來告慰凈空師父。“凈空聞言自然是欣喜異常。黑衣老者繼續言道:”凈空師父普渡慈航,來日定能成就一番偉業。“說罷,他取出一個丹瓶。”小仙略懂醫理,這是我研制的一瓶靈丹,可救人于危難之中,現在就贈與你吧。“凈空再三退卻,老者和玉兒只是不依。推搡間,不覺醒了過來,卻見案頭早已陳放著一個丹瓶,竟與夢中一般無二。

此后,玉兒再也沒有回來過,凈空苦心悟禪,數十年后,終成得道高僧。那個丹瓶中共盛有藥丸八十一顆,他分別施授給那些病危之人,百姓感念其恩,紛紛前來拜謁,白云寺也越發盛名遠播。

(圖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點下面,查看更多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與本站無關。其原創性、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7VjrRyOZgqFyWD8lK422f0JAuyIEOMBn8AYFtECXLtgaTuJr6pUA7RzGQYF4UUbnPeaBnibXx0ibgoJmRhjKHysQ/0.jpeg
我要收藏
贊一個
踩一下
分享到
?
分享
評論
首頁
竞彩网足球